document.write('
')

首页 >  建筑设计 >  鲸灵蜂享家建筑设计师为孩子辞职,副业收入胜主业,私域的生意怎么做?

呆妈形象照

“孩子不是妈妈的天花板,而是我们的起跑线。”

“一个人混得好,那都不算是改变。只有一个团队在一个平台得到改变和质的提升,那才算是真正的转型成功。”

“心中种什么种子,就会结怎样的果。鱼和熊掌很难兼得,要想给孩子最好的物质基础和精神陪伴,就要想办法克服困境,找到出口。“

01

优秀设计师因跟孩子有“时差”果断辞职

呆妈以前是一名建筑设计师,用她的话来说:拿着30多万的年薪,觉得生活过得还可以。但是一次失败的投资,一下亏损了30多万,对于拿着死工资的上班族来说,心里是很难受的。

这时候才明白,增加一份收入,有个靠谱的副业是多么重要,也是一个机缘巧合,让她接触到了私域生意。

呆妈和她的狗狗

“亏钱的时候,想着自己一年朝九晚五辛勤工作的付出全都打水漂了,心里特别难受,就想着弥补一下空缺。”呆妈如是说,在设计院的工作是难以想象得不自由,每天早上9点半准时打卡,下班早的次数寥寥,正常下班时间在晚上10点,项目繁忙期甚至要加班到凌晨2-4点。

如很多情侣同床异地恋,呆妈和孩子之间也存在着时差,“加班忙起来根本见不到孩子一面,我到家的时候,她已经睡了,她出门去上学,我还在睡觉,甚至会反思:我是不是一个不那么称职的妈妈。”

呆妈和孩子

谈到在设计院的工作,她兴趣一般。一到工位上就开始处理各种消息,不停地跟甲方打电话沟通项目进度,同时还要盯着自己团队的人出图,确认工作节点。

“设计院的工作,简单却很机械。基本工作无非是:出去开会,做施工图、方案,下工地,制定项目工作计划。施工图在初审阶段时要关注多一点,反复审图,找到问题,解决问题。”

就是工作已经如此繁忙了,她也并没有放弃副业。她说:“比我们设计院上班忙的,可能只有医生了。我以前上班的路上看手机,走路也看,等电梯看,上厕所看,等红绿灯看,即使我在工作,只要有一分钟间隙,都会去转发一个爆款。”

因为有时要给团队做赋能,白天在上班时间把团队管理完,晚上还得加班把今天的项目进度赶上,放弃这两个字,在她的字典里就没有出现过。

设计院打工日常

唯一让她感到快乐和变动的反而是与甲方不断沟通磨合的过程,对方会提出很多问题,确认风险,她会想办法去解决问题,规避风险。

这大概也是后面她选择做私域的原因,保持良好社交行为已经成为她的习惯了。

“其实投资失败只是开启私域兼职的一把钥匙,真正撬动潘多拉之盒的,是因为2020年初突如其来的疫情。”

疫情的前几个月,他们一直在家办公,这意味她可以和孩子朝夕相处,时间也相对自由,等到复工时,那种重复、机械的坐班生活像是给她套上枷锁,才动了辞职做私域的念头。

“那时我的第一个副业,一个月也有2W多的收入,可能再努力一点,就能赶上主业工资了。但是又一直没有勇气辞职,毕竟这是我学了5年的专业,做了7年的工作,对于这种专业要求度很高的,辞职放弃,意味着再回去可能得重新开始。也因为有了副业保障,才给了我辞职的勇气。”

可幸的是,丈夫一直在她左右陪伴且鼓励她,他说:“鱼和熊掌不可兼得,赚钱和陪孩子,包括你想要支配自己的时间,都是无法做到统一的,既然这么痛苦,不如辞职试试看,把命运交给勇气。”

2020年3月,她选择辞职,整个人的状态都改变了,全心全意投入到私域中,每个月稳定收入保持在3-4万。

不同于别人做私域总在拓展客户,她的工作重心放在如何与其他大咖并齐,过往的学习、工作经验告诉她:不学习,总有一天会落下。

只是如此努力的她,也在2020年的618大促之后到了瓶颈期,平台的收益明显下降了,每天只有200-300块的收入,一个月多则过万,少也就赚了几千块。

她对自己发问,“我是不是又要回设计院上班了?要继续回到过去专业、机械的生活?和孩子是不是又要疏离了?”

凌晨2点vs凌晨5点

一个声音在她的脑子里不断运转:我不要。

转载请注明:中国土木工程网 » 鲸灵蜂享家建筑设计师为孩子辞职,副业收入胜主业,私域的生意怎么做?